通用电气二季度又录得亏损,在转型中震荡前行?

  原创格隆汇昨天我要分享

  作者:格隆汇 筠筠

  image.php?url=0Mo0AlkAVf

  7月31日,百年巨头通用电气于当日美股盘前发布了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其中,因营收和每股盈利好于预期的原因,该股盘前一度涨逾4%。但没想到是,其又因重组事件引发了投资者对现金流的担忧,从而又打压了该股价的涨势。

  因而,昨日美股盘中,通用电气一度大跌4.5%触及10.05美元,随后跌幅有所收窄,截止收盘,股价下跌0.67%至10.45美元,总市值为912亿美元。

  image.php?url=0Mo0AlhIup

富途)

  二季度又录得亏损?

  据财报显示,二季度通用电气总营收288.3亿美元,较去年同期下滑1%,略高于市场预期的286.8亿美元;当季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2.91亿美元,去年同期为净盈利6.79亿美元。每股季度摊薄亏损3美元,经调整后为每股纯利17美元,高于市场预期的12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近几年来,通用电气业绩表现不好是一个既定的事实,但出人意料的是,通过变卖资产才使前一个季度财报变得稍微好看的它,在这一季度又亏损了。

  对此,通用电气在财报中解释称,主要受季内录得7.44亿美元电网商誉减值影响。具体来讲,就是因其境况不佳的电力业务重组,以致该公司从其原本盈利的工业部门抽走了比预期更多的现金。

  而值得注意的是,通用电气本季度也受到波音737 MAX停飞的负面影响。为这一机型制作发动机的航空部门录得订单金额同比下跌10%。对此,该公司表示,737 MAX停飞令其二季度减少了3亿美元的现金流,若停飞问题不解决,预计今年三季度和四季度将各减少4亿美元现金流。

  此外,具体分部门来看,为发电厂制作天然气动力涡轮机的电力部门二季度收入46.8亿美元,同比下跌25%,盈利1.17亿美元,较去年同期深跌71%。尽管整体录得订单金额较去年同期下跌22%,但天然气发电业务订单增长27%,展现了改善的迹象。

  除了电力部门外,通用电气其他主营业务均表现尚可。二季度可再生能源部门收入36.3亿美元,同比增长26%;为飞机制造发动机的航空部门收入78.8亿美元,同比增长5%;油气部门收入59.6亿美元,同比增长7%;制作医疗设备的医疗保健部门收入49.3亿美元,同比下滑1%。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持续引发投资者担忧的通用电气现金流问题,在这一季度却让投资者感到振奋。该公司表示,该公司将其在Wabtec Corporation的股份从约25%减至约12%,从而获得18亿美元的现金收益。此外,通用电气资本还将减少了20亿美元的外债,作为其资产削减计划的一部分,减少了5亿美元以上的资产。而对此,其还将每股盈利预期上调了5美分,至55 - 65美分。

  因此,就目前而言,通用电气本身对这季度的业绩表现还是持比较积极态度的。除了上调全年业绩指引之外,其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H.Lawrence Culp,Jr.表示,第二季度期间,通用电气继续采取行动,改善财务状况,加强业务。

  不过,华尔街的一些分析师们可不这样认为。目前,华尔街很少有分析师调整对通用电气股票的悲观看法,即使是摩根大通的斯蒂芬·图萨(他一直被视为是通用电气最准确的预言家)。

  在上周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图萨建议投资者远离通用电气股票,即使其二季度业绩超过预期。他表示,通用电气有望超越华尔街对其工业自由现金流的预期,但同时预计削减未来指引。图萨称:

  “在去年四季度,尽管通用电气的自由现金流(FCF)超出预期,但对未来FCF的指引削减了30%。我们认为现在会看到同样的情景。”

  在图萨看来,通用电气的自由现金流预期并不现实,主要是因为它的金融服务部门将继续燃烧现金,而且这个工业巨头并未考虑到经济衰退的可能性。一旦经济衰退出现,通用电气将需要销售比市场预期更多的资产。

  在转型中震荡前行?

  众所周知,通用电气这家由爱迪生电灯公司发源而来的百年老企,目前正在面临严峻的挑战。

  在这两年里,这家公司不仅经历了历史上最严重的业绩滑坡,而且市值还不断缩水,以致于在2018年6月被正式踢出道琼斯指数成份股。至此,在这种危险时刻,通用电气选择了大刀阔斧转型重组,并通过变卖资产挽救连连亏损的局面。

  因此近年来,“卖卖卖”一直是通用电气的主调:

  2016年6月,海尔收购了GE家电业务;2017年6月,GE出售照明事业;2017年9月,GE出售工业解决方案业务给ABB,同月又售出水处理及工艺过程处理业务;2018年,GE的机车制造业务、工业燃气发电机业务以及GE数字化业务也相继被出售;2019年3月,GE的生物制药以及铁路部门也被售卖出去了。

  而对于通用电气来说,这些业务的出售意味着,它想告别过去的综合经营模式,实现“轻装上阵”,从而成功转型。对于此,通用电气董事咋卡尔普也曾经表示,公司目前首要处理的资产负债表,希望在公司重组电力业务的同时,尽快偿还债务。

,该企业的主营业务陷入困境。该媒体称,剥离资产将帮助企业削减开支、偿还债务,从而避免通用电气的债务评级跌入垃圾级别。

  此外,库尔普面临的最大挑战也是重振通用电气的动力业务。虽然其去年年度收入达到270亿美元,是通用电气最大的业务之一,但投资者认为其价值为零。如今,这个部门每天都会流出数百万美元现金,去年亏损超过8亿美元。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正在就该公司的会计操作进行调查。

  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到的是,通用电气还把2019年财年定调为“重置年”,而卡尔普也早就说过,2019年现金流会变负值,将会是艰难的一年。在2018年,公司的工业部门正现金流为45亿美元,而电力部门现金流为负27亿美元,并在2019年将继续下降,但在2020年会有“显著改善”,于2021年转为正值。

  而从这一季的业绩表现来看,显然该公司还未摆脱因重组带来的现金流压力,其仍然在转型重组中震荡前行。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