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王生物陷公立医院改制罗生门 遭院长强烈抗议

09: 18

来源:证券时报

海王生物公立医院重建罗胜门遭到院长的强烈抗议证券时报记者孙亚华

公立医院的改革吸引了大量的社会资本参与。海王生物下的孝感海王银河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孝感海王”)刚成为湖北江汉油田总医院(以下简称“江汉总医院”)的中标者。投资者。然而,孝感海王的中标引起了轩然大波。江汉总医院院长雷正秀公开发表抗议,质疑海王星的生物力量,称将进行黑箱手术。

雷正秀的公开抗议引起了很多关注。他还接受了许多媒体的采访,并继续表达他的抗议。 8月7日中午,海王Biodisclosure宣布对相关内容进行夸张描述,并且不符合事实。据说,孝感海王只计划与江汉总医院进行战略合作,无权改变现有的管理制度。接管任何医院也是不可能的;孝感海王目前没有收购江汉总医院的实质性计划。

雷正秀不同意海王生物公告的内容。他告诉证券时报和电子公司记者,江汉总医院的招标内容是转让100%的股份,而不是战略合作。此时,海王星和雷正秀各自说了一句话,事件就陷入了“罗生门”。

证券时报和电子公司记者致电一家也参与竞标的公司。另一方表示,招标内容不是战略合作,而且确实是收购。

近年来,中国加快了国家社会医疗政策的实施,公立医院改革进入了最后阶段。然而,资本的“短而快”的热钱属性与医院公用事业的社会特征相矛盾。如何平衡投资者,医院和患者的利益已成为公立医院改革的难题。江汉总医院与海王生物的分歧,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医疗改革中社会资本与公共医疗矛盾的一个缩影。

每个单词

江汉总医院是湖北省钱江地区唯一的三甲医院。拥有床位1000张,临床科室28个,医疗技术科室5个。每年的门诊工作量为65万人次,出院病人数超过27,000人。此外,江汉总医院拥有15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和1个旧康复中心。

近日,江阴总医院有意引进社会资本,开展二次重组,包括北大医疗,国药集团,依依药业等公司,在国家要求国有企业完成转让和重组的背景下。经过筛选,华润医疗,新里程和孝感海王参加了最后一轮比赛,并于7月30日参加了由江汉总医院产权改革领导小组组织的选拔会议。最终,孝感海王成为中标者。这一结果引起了江汉总医院院长雷正秀的强烈不满。当晚,雷正秀向医院工作人员发出《公开信》,坚决抵制收购海王星。

《公开信》指出:“终极投资者决心成为海王生物。我无法抑制自己的愤怒!没有经验,价格最低,计划不好,后期没有承诺到医院,他们也很好说,头是这样的!吃这个太丑了!“

海王生物于8月7日中午宣布,其子公司孝感海王最近参与了江汉油田总医院战略投资者的选拔工作。孝感海王只打算与医院进行战略合作。它无权更改现有的医院管理系统,也无法接管任何医院。孝感海王目前正处于湖北江汉油田总医院战略合作的谈判阶段。截至目前,孝感海王尚未支付收购担保,未对医院进行尽职调查,并未签署战略合作意向协议。目前没有实质性的收购医院计划。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联系海王生物,对方强调,此次竞标只是一次战略合作,而不是收购。不过,雷正秀告诉记者,该医院的招标内容是出售100%的股份。针对这个问题,海王表示将宣布该公告。

证券时报和电子公司记者致电一家也参与竞标的公司。另一方表示,招标内容不是战略合作,而且确实是收购。

结合对雷正秀和《公开信》的证券时报和电子公司记者的采访,雷正秀的提问点集中在两个方面,即海王的实力和医院董事会的黑箱操作。

海王的生物力量受到质疑

雷正秀说,海王以前从未经营过医院,经济状况不佳。进入后,无法促进江汉总医院的发展。雷正秀引用了一些关于海王星的问题,包括收入大但净利润少,资产负债率低,连续三年的现金流以及大股东海王集团99%的承诺。

一位与医院长期接触的业内人士告诉证券时报和公司E记者,医院运营和业务运营之间的差异非常大。公司的发展主要是与外界竞争,医院是内生的。医院管理在内部管理方面有自己的逻辑,既复杂又专业。许多公司不了解医疗,管理方法简单粗暴,最终导致损失和优秀资产。

知情人士告知证券时报和电子公司记者:“海王生物公司没有经营医院的经验,也没有先前竞标北京大学医学院,国药集团,依依制药等的优势。”选举会孝感海王的竞争对手是华润医疗和新英里医院集团。后两者参与了许多国有企业医院的社会资本改革,具有丰富的经验和强大的背景。一位熟悉该医院的人告诉“证券时报”和电子公司记者,“华润万里行和新里程的最终投票率非常低,海王完全投票通过。”

据媒体报道,代表海王集团参与现场招标的湖北海王医疗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吴昌浩表示,虽然海王没有经营医院的经验,但海王已经与武汉协和医院进行了谈判(双方已达成初步合作意见,目前尚未签订合同。后续江汉总医院的管理将由武汉协和医院处理。在这方面,一个人熟悉江汉总医院的记者告诉记者:“事实上,海王人带着医院的主席去看武汉协和副总裁。另一方口口上说没有纸质协议。”/p>

行业分析师还说:“武汉协和作为一所大学附属医院,不太可能帮助一家公司管理其收购的下属医院。协和品牌不应该为企业自由使用。最有可能的是偶尔派专家。来吧诊所并做一个讲座。“

Dean对医院主席尖叫着

除了轰击海王星之外,雷正秀还指挥了江汉总医院的胡望明主任。

雷正秀告诉“证券时报”电子公司记者,江汉总医院最初与十几家公司有过接触,其中九家实际参与了招标。在审核了这些投标人后,确定孝感海王,华润医疗和新的里程碑进入最后一轮,然后董事会在7月底投票。雷正秀说,江汉总医院院长胡望明在四月份的调查和调查后几个月内没有组织团队分析和讨论情况,澄清各院校的利弊,并告知医院几乎没有公开。员工财产权改革的进展。

雷正秀无奈地说:“事实上,这个结果(海王终于中标)在几个月前得到了证实,并且在领导班子和一些干部职工中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一位熟悉江汉总医院的人告诉“证券时报”电子公司记者,海王对医院董事会的书面承诺不会在中标后重组董事会。这五位董事不仅可以获得10%的股份,还可以保证每人年薪200。一万到三百万。 “我们是一家县级医院,每年的净利润是数百万!”知情人士说。

在竞标价格方面,知情人士告诉“证券时报”电子公司记者,“进入最后一轮的三家公司,华润出金额最高,为3.58亿元。海王投资3.5亿元,但海王在竞标中承诺。如果现场出价不是最高,那么获胜者愿意以最高价格填补差价。“

雷正秀认为,这次投票结果不合理的另一个原因是它不公开。 “没有记录场地的选择,视频,没有主管,没有员工代表,也没有医院的独立董事。他们直接在现场公布。结果是。”参与许多医院改革投标的业内人士向“证券时报”和电子公司记者表示,在最终投票前通常会有一个链接。投标人将参加工人代表大会并回答员工的紧急问题。例如,养老金,设备投资,合同工作等。然后每个拥有股份的员工都可以投票决定最终的中标人。江汉总医院没有这个联系,这确实很奇怪。

江汉总医院的最高权力机构是贡献者大会,由50名员工组成。根据江汉总医院的《医院章程》,贡献者大会将履行以下职能,包括综合医院的商业政策和投资计划的决定;董事会报告等“投资者代表会议未明确授权董事会决定买方。因此,董事会这样做是违法的。“江汉总医院通知了证券时报和电子公司记者。 “目前的医院董事会无视员工的抗议,并已将其发送给孝感海王。成功的招标信。“

资本和医院之间的冲突很难协调

江汉总医院改革面临的各种问题是中国公立医院改革矛盾的缩影。

中国有一个非常庞大的医疗服务体系。公立医院长期占据医院总数的90%,垄断了从初级保健到高端医疗的所有优质医疗资源,也是技术和资金最集中的地方。医疗服务机构。

随着地方政府财政压力的不断增加,医生实践和诊所等政策的出台,为社会资本进入医疗领域打开了大门。

根据波士顿咨询集团发布的报告,自2012年以来,中国资本市场私人资本医院和公立医院的投资交易年增长率达到80%,增长约50倍,尤其是在2015年期间-2016。多年来,仅2016年的并购交易数量就达到31个,交易规模达到20亿美元。私立医院的数量现已开始超过公立医院。

近年来,各种资本并购医疗机构开始流行起来。据不完全统计,复星医药,海南海药,康美药业,北京大学医药,新邦药业,三诺生物科技等医药公司已宣布收购医疗机构,部分并购为当地公立医院。

在资本投资医院的背后,它源于社会医疗政策的放松。

2012年,国家先后出台了支持社会资本开展医疗的政策,并不断加强努力。 2013年《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指出,应该鼓励社会建立医生,优先支持非营利性医疗机构。社会资金可以直接投资于资源稀缺和多需求服务领域,并以各种形式参与公立医院的重组和重组。 2014年1月9日,国家卫生计划委员会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立即发布《关于加快发展社会办医的若干意见》,要求优先支持社会资本,以持有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并加快非营利性医疗机构的形成。中流砥柱。性医疗机构是互补的社会制度。 2017年8月,国资委等六部委发布了《关于国有企业办教育医疗机构深化改革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了四类国有企业剥离路线:1/3关闭或恢复内部门诊部门; 1/4转移到政府; 1/5综合了国家认可的平台资源; 1/6引入了社会资本,重组和重组。

一些业内专家表示,随着医疗改革的推进,医疗企业的利润受到了影响,他们正在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剥离国有企业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企业医院通常没有债务,区域市场占主导地位,医院也很好,资本也在竞争这种资源。

然而,问题伴随着“热钱”。根据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医院并购数量与2016年相同,但交易金额仅为2016年的一半,并购公立医院的比例为2016年的62%。%下降至不到19%。从目前剥离制药公司的情况来看,普遍投资的周期不是很长。资本的短视和医院的长期回归极不相称。

专家分析说,资本追求“短而快”的好处,但医院正在关注中长期投资。以二级医院投资为例,需要投入2亿至3亿元人民币。要实现盈亏平衡,也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为了实现盈利,整个周期需要8到10年才能计算出来。有些资本只看到医院有良好的现金流和稳定的业绩增长,但它忽视了民生属性是医院的核心。

在目前积极参与公立医院的意图中,除了少数具有收购和运营经验的大型集团外,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有业务转型需求的企业,也有很多人在价格方面有所作为。倒卖。

业内人士告诉电子公司记者,随着双票制的实施,价格上涨带来的医药利润有限,制药公司急于在制药业以外找到更多的利润来源。 “为了减少药品进入医院的障碍,缩短吸毒时间。许多制药公司疯狂地收购了医院,无论其资金和运营能力如何。”

此外,一些收购方只想通过医院资产获得政府补贴或地价。一些改革者甚至在合并后作为自动取款机对待医院,承诺的开发投资没有实现,这导致了医院的两难选择。

医院是需要长期管理并具有社会属性的资产。社会资本进入后,如何实现投资者,医院技术人员和患者的双赢局面不小。投资者的资金存在问题,医院的运作将受到严重影响。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江汉总医院

雷正秀

海王生物

海王

孝感

阅读()